FC2ブログ

molti bambini di Corelli

Ζωή μου, σᾶς ἀγαπῶ.

緣起凡爾賽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有一天,才小學三年級的小女生看著電視,看啊看啊...一對如同藍寶石般的瞳孔,閃亮亮的飄逸長髮,印象之深立刻刺進小女孩的心坎裡,原來她就是奧斯卡。默默地看著奧斯卡在旁守護她的黑髮騎士,原來他就是安德烈。



十九歲的那一年,小女孩妄想自己掉進了某個次元,原來是到了奧斯卡的家,除了在她們家打雜還順便當起奧斯卡與安德烈的紅娘,在某天的宴會上,小女孩和奧斯卡的媽媽打起主意,要安德烈穿女裝給奧斯卡看......



過了好幾年,小女孩也出了社會,因工作關係而顯少再碰觸奧安兩人,但在小女孩的心中,他們是永遠的一對,最感人、最幸福、最悲劇、最慟心的男女主角.....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OA情話

38. (宅邸中)革命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


打死我也不要穿女裝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

1.
「對了奶娘!要不要讓我們的寶貝奧斯卡小姐來穿女裝?」
「哎呀原來連你也贊成小姐穿洋裝對吧!!!」



奶娘還想說安德烈是不是開竅了,居然想讓老是穿男裝的大小姐來穿女裝。
當然,奧斯卡是位"女孩子"嘛!



趁著奧斯卡玩累了在房間裡睡覺,奶娘趁機溜進她的房間。



「小姐啊!您果然還是適合洋裝啦嘿嘿!」



在奶娘的巧手之下,原本大喇喇的奧斯卡瞬間...



沒錯!根本就是『睡美人』



奶娘偷偷開門讓安德烈進來看。

「臭小子你看!是不是很到味啊!」
「奶娘真有妳的!」



於是,安德烈看著床上的睡美人,不知不覺真的是看呆了眼。



「原來...奧斯卡真的很漂亮....」



啪!一聲拳頭硬生生落在安德烈頭上。

「臭小子你要看多久?該下樓啦!別打擾小姐休息!」
「知道啦!...好痛...」



真想再多看幾眼啊...







2.
「嗯...哈啊.....」



似乎是睡醒了,打了個哈欠。
接著走出房間準備要下樓。



當奧斯卡走在樓梯間時,每位侍女看到奧斯卡不是眼睛閃閃發光不然就是竊竊私語。
所有人的目光幾乎全掃到奧斯卡,就像看到中毒了好像沒有妳我就會死掉的那一種。



「嗯?」
「是怎樣?大家幹嘛一直看我?」



也許還沒完全睡醒,沒發現自己身上穿的是什麼衣服。



「奶娘,可以給我一杯牛奶嗎?」
「好啊!」

好奇怪!奶娘的心情特別好?



不知道是所有傭人都太有默契還是怎樣,所有人都沒說出奧斯卡穿女裝的事情。

這時後安德烈也坐在奧斯卡的對面。

過了幾分鐘。



「安德烈?你是怎麼了?為什麼一直流口水?」

「什麼?沒、沒有啊!」



好奇怪...今天大家是怎麼了???






3.
「搞什麼這啥東西啦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」



廁所裡面充滿抗議性的尖叫。



「安德烈去把我的衣服拿來!!!!!!!!」
總之奧斯卡頭上爆了一堆青筋。



「可惡是誰把我穿成這樣?奶娘!!!!!!!」
「哦小姐這樣很美麗啊!是安德烈提議要讓小姐穿女裝的喔!」



被叫過去奶娘臉不紅氣不喘地回答奧斯卡。



「安德烈?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此時剛好在門外的安德烈聽到,發覺背後涼颼颼。



「好個安德烈啊...呵呵呵...」



傑爾吉家宅邸,傳出可怕的驚生尖叫,原來是七小姐的怒吼聲與她的僕人的哀嚎聲。





END

OA情話

20. (欠揍的)三級會議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


今天,難得是伙伴們聚集的日子。



「蘿莎莉,這是馬鈴薯湯?」
「是喔!奧斯卡小姐可以多喝一點呢!」
「多喝....老實說有點吃不下啦...」



奧斯卡苦笑著,自從得知肚子裡有個小生命後,食量不但大為增加,活動力也越來越好。



「到底是個小男娃還是個小女娃?看隊長天天吃這麼多!」
「怎麼?你想外遇一下和養隊長一家人?」



昔日衛兵隊的夥伴們玩笑似地你一言我一語。



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,已經回不去的家、生活...所有的一切...
原來,當初的三級會議裡所討論的就是這些嗎?



貴族、民生、政治、自由.......



現在的自己已不再是貴族身份,只是一介平凡的女人,一位準媽媽,還有...一位守寡的婦女。



如果說,法國沒有革命成功,是不是我們一家已經在天國裡團聚了?



三級會議,最終演變成國民會議。
廢除貴族僧侶特權,宣佈『人權宣言』。



如果你還在,我們就能名正言順的成為夫妻。



我,是奧斯卡‧葛蘭迪耶。
我,只是一位平凡的母親。
我,只是一位平凡的寡婦。



過去的奧斯卡‧法蘭索瓦‧德‧傑爾吉,已死。



END

OA情話

50. 流星(許願)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


也許,有哪天能再一起看這流星?





1.
「小姐---小姐啊該睡啦-----臭小子還不快去把小姐帶回來!?」
「好啦知道了啦!奶奶別一直打我的頭!奧斯卡妳回來啦!」
「哈哈我才不要!安德烈來追我啊哈哈哈哈哇啊啊啊啊啊!!」


「小姐怎麼了!!??」



在阿拉斯的領地,曠野中的夜空,一道光束從孩子們的面前閃了過去。



「那是什麼?好漂亮喔!」
「小姐啊!那是流星喔!」
「安德烈以前有和奶娘一起看過流星嗎?」
「我是沒有啦...奶奶有嗎?」
「嗯..好像有呢!那時後小姐都還沒出生喔!小姐要不要像流星許願呢?聽說願望會實現喔!」
「真的嗎?那奧斯卡要許願!」



和藹可親的老侍女陪著兩個孩子觀星。
兩個小孩都許了什麼願望呢?



「奶娘我許好了!」
「哦?小姐許了什麼願望呢?」



小小奧斯卡把嘴巴湊到老侍女的耳邊。



「我希望奶娘和安德烈還有我以後能永遠在一起!不管是看星星還是寫作業都要在一起!」
「哦哦奶娘會永遠陪在小姐的身邊喔!安德烈那小子嗎....他會保護小姐到永遠呢!」



「安德烈你的願望許好了嗎?」
望向旁邊的玩伴,腦袋瓜歪了一邊彷彿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主人的問題。



「沒許什麼啦!」
「快點許願啦!奶娘說很靈驗喔!」
「把願望告訴妳的話那我還許什麼願啊!反正是秘密!」





2.
「那是什麼?」
男人雙眼的視線非常模糊,然而這不能讓心愛的女人知道。這是個要帶進棺材裡的秘密。



「流星啊。不過光線太弱了也難怪會看不清楚。」
女人回答著。但她還不知心愛的男人即將雙眼失明的事實。



突然間,女人感受到一陣溫暖的擁抱。



「怎麼了?」



女人對這擁抱不討厭,倒是關心的問候。



「妳還記得奶奶以前說過的話,流星能許願喔。」
「記得啊!」
「那我們現在來許願吧。」
「好啊。」



房間裡,窗戶邊,陣陣微風清拂過兩人的身影。安靜了一會兒,女人先開口說話。



「小的時後許過的願望你還記得嗎?」
「也許還記得一點吧?那妳小時後是許什麼願望?」



女人臉頰一抹紅暈並微笑地回答。



「希望能永遠和奶娘還有你永遠在一起。不管任何事。那你呢?」
「我也一樣...現在也一樣...」





3.
只要在一起,天崩地裂都不能讓我們再分離。
流星啊!請你讓我們永不分離,我們要像卡斯托魯和波魯克斯兩兄弟般...永遠相守在一起...





『會流血耍槍、擅長於以武力制人的,並不就叫男子漢。當一個女人察覺到一個真正的男子漢...其實應該是個心地善良、熱情洋溢的男人時...此時,她泰半已是老態龍鍾,青春一去不返了...』



『像我這樣的一個男人...我並沒有身份、地位和財產...我什麼也沒有...我真的什麼都沒有...而且我是一個殘廢的人...我甚至...沒有能力保護妳...』







END

OA情話

25. 阿拉斯(拉)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

此篇真的是叫做完全惡搞!

惡搞勿當真!!!!!!!!!!!!!!!!!!!!!






「終於可以回到阿拉斯啦!」

奧斯卡興奮地驚嘆。

「好一個阿拉斯啊。」

安德烈跟著附和。



從軍中下班的途中,兩個人騎著馬朝自家奔馳。



「安德烈,我們來賽馬如何?」
「好啊!就算妳是隊長也不會放水喔!」



稱兄道弟的兩人看起來完全不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,連日常生活也都愛較勁。



「我要像阿斯拉一樣快到讓妳無法招架!!」
「是要比快點回到阿拉斯,喝啊!!!!」



兩匹馬奔馳於路上,奧斯卡也在對話中聽到什麼"像阿斯拉一樣快"。



像阿斯拉一樣快?那是什麼?是阿拉斯吧!我們的家啊!
奧斯卡心裡百思不解,算了!等到家再說吧。



回到家中。



「安德烈?我們的領地你知道是什麼嗎?」
「阿拉斯啊。妳怎麼問這個?」
「因為再途中聽你說什麼像阿斯拉一樣快?」
「哦那是我的想像啦!」





打死都不承認是自己口誤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

兩百年後,一部名為“閃電霹靂車”的卡通出現,裡面的主要車款"阿斯拉"就是這樣來的。





END

OA情話

44. 日出(離別前)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



1789年7月12日





那天晚上,如同酒醉了,醉倒在你懷裡。

你是如此的溫暖,為什麼總是要這種時後才懂得珍惜?



「...嗯...陽光嗎...」



還剩下多久的時間,就必須離開這永遠再也回不來的房間。

夜常漫漫,想要再與君共度此刻時光.....







只剩一隻眼,能看清楚妳的全部。

微弱燭光,把妳襯托的如此美麗嬌艷。



「....還在睡嗎....不想再放開妳...」



手中的溫暖,得來不易。

為了手中的溫度,隱忍了多少年?

為換來此時此刻,多年的心酸妳何嘗不知?

妳也和我一樣對吧.....



可以的話,恨不得不要有今日的日出。

想要永遠在這樣的夜裡與妳共享春宵。



讓我再多抱妳一點吧...





END

OA情話

48. (被遺忘的)情書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


察覺到自己的心意,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...

到了這個年紀才說要寫情書,多矯情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想到這邊整個人臉都紅透大半天,甚至有點生氣。



到底要怎樣才能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他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該說那傢伙是個木頭嗎?沒錯他一定是個大木頭!!!!!!!!!!!



『我想,如果想要表達喜歡那個人也許可以寫情書看看喔?』



回想起羅莎莉說過的話,只是讓自己呆滯了幾秒中.....
沒錯!堂堂一個男人寫情書給心儀的女子是再正常不過的行為,但是.....好歹我也是個女人.....



好吧!寫了!



""
To: 安德烈

嗯...好吧...那個.....呃....首先要說...謝謝你照顧我那麼多年...
雖然你是我的好兄弟...但是我想....我們是最好的家人兼夥伴兼朋友對吧!?
反正不管怎麼樣我只是想要你說謝謝啦!好吧就這樣!!安德烈謝謝你!!

奧斯卡
""



寫好了....終於寫好了............這樣應該能讓那傢伙知道我的心意了吧?






幾天後。




「這什麼?」



安德烈在奧斯卡房間的桌子上發現一張疑似MEMO的東西。
很難得她會寫便條紙放在桌上,是有什麼事要交代嗎?



把便條紙打開一看。




""
To: 安德烈

嗯...好吧...那個.....呃....首先要說...謝謝你照顧我那麼多年...
雖然你是我的好兄弟...但是我想....我們是最好的家人兼夥伴兼朋友對吧!?
反正不管怎麼樣我只是想要你說謝謝啦!好吧就這樣!!安德烈謝謝你!!

奧斯卡
""





這什麼?這到底是什麼東西!!??
對我說謝謝!?當面說不就好了為什麼特地要留紙條????
真是想不透...女人心果然難懂。





過了幾天,想當然這兩人全忘了情書一事。







END

OA情話

14. 雪(中送碳)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

『吶安德烈,有沒有想過,雪為什麼會是白色的呢?』



望著窗外,潔白冰霜的雪景為自家增添一幅畫作。
房間裡,奧斯卡恣意享受杯中甘醇的美酒。



「都在外面那麼久了,他不會冷嗎?」



突然想起某人還在外面的馬廄裡。
也許是心裡有點自責的心態趨使自己往外面去一探究竟:為什麼要挑在大雪的日子裡清理馬廄。



雪如櫻花般地片片飄落,寒風並沒有特別的冷列。

「安~~德烈~~你好了沒?不冷嗎?」



馬廄裡的人影對呼喚聲起了反應,回頭一看。



「妳出來做什麼?先進去,不然會....」
「別老說些不吉利的話!而且我還有穿大衣喔!你看!」
「妳是小孩子嗎....真是被妳打敗...」
「那我也來幫忙吧!至少動一動就不會冷啦!」



於是兩人開始在馬廄裡與馬的糞便還有一堆乾草對抗。

「這黑黑的是什麼好臭!!!」
「那是馬的便便妳別去碰啦!」
「什麼東西啦可惡!!!!!」



奧斯卡手一甩。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安德烈只能無言‧以對。



「嗯...呵呵...抱歉....呵呵噗嗤...ㄎㄎㄎ....」



大概寂靜了三秒中。

「妳這傢伙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「真的...哈哈抱歉啦...噗噗噗哈哈哈哇哈哈...」



安德烈的表情有點看不出來,因為他的臉上有馬的便便遮住他的表情。
可以確定的是在他後面有極為沉重的黑影。



「對不起啦....真的不是故意的...」



看來奧斯卡是真心的想要道歉。
安德烈最後仍是敵不過奧斯卡美到能殺人的表情。



「好吧,妳快進去把自己弄乾淨。」



身為罪人的奧斯卡只好乖乖再度回到屋子裡。





「嗯....第一次摸到馬的便便...................然後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送馬的便便給你的安德烈...請你原諒我....」





END

OA情話

18. 月(光)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眼花了眼花了眼花了...................


這個題材已完全不符合原作了!!!

主要是我自己很喜歡金色琴弦的故事題材,所以把男女主角換成奧安兩人XD





「啊哈哈───好冰好冰───」
「別跑太遠啊艾兒──」



海邊,一名年約5、6歲的小女孩正與海浪玩耍。



「呵呵~羅莎莉還是一樣這麼有媽媽味!」
「當然囉!別小看她!她可是傳說中的哄小孩第一名喔!」
「真假的!? 妳不也一樣~」
「討厭!不要亂說人家啦!」



小女孩開心地玩著地上的沙,此時撿了個東西往某個座位走去。
「把鼻你看──這個好漂亮。」
看著小女孩童稚的笑顏,男人露出一抹微笑。
「是嗎...讓我看看妳撿了什麼。」



男人從小女孩的手中拿起她所謂漂亮的東西。
貝殼!?是的,一個粉紅色的貝類。



『哇!好可愛的貝殼!』
『不可以!!』
『咦!?』
『妳的手指是拉小提琴的手指,不是跟妳說過了嗎!?要是受傷了怎麼辦?!』
『啊...對不起,可是那貝殼真的很可愛...不要緊的安德烈,我會注意。』
十年前,與小女孩長得神似的金髮少女也曾撿過一個粉紅色貝殼。
如今,這已是個過往的回憶,對男人來說卻是如同珍寶。



「把鼻你怎麼了!?」
小女孩銳利的眼光直視著男人。



「......沒有...爸爸沒事...」
「真的嗎???把鼻不哭哭,艾兒來幫把鼻把痛痛趕走~~~」
「謝謝妳喔,艾兒真是個乖孩子。」




男人抱起了小女孩,緊緊地抱著,再度對小女孩露出微笑,溫柔近幾悲傷的眼神,看著自己唯一的女兒。



『安德烈,你不覺得這孩子很活潑嗎!?』
『活潑?』
『對啊,老是踢來踢去的,你摸摸看。』
『......真的有在踢。』
『不然你拉一首曲子,看她會不會安靜下來。』
『要我拉小提琴!?...........好吧。』




…………




『抱歉...風險真的很大...』
『沒有別的辦法了嗎!?』
『這...葛蘭迪耶先生,夫人的體質本身就不適合懷孕,一旦懷孕就會加重身體的負擔...』
看著在病床上剛醒過來的妻子,男人臉上滿是愧疚,妻子溫柔地用雙手包覆著男人的手。
『...不要緊的。』
『奧斯卡...奧斯卡...對不起奧斯卡...都是我的錯,是我害了妳...對不起...』




…………




『要取什麼名字好呢...安德烈,你有想過嗎?』
『名字...沒有想過,妳想到了?』
『嗯...不然取個跟我相同的名字吧!』
『相同的名字!?怎麼可能!這不行!』
『小氣鬼!』
『哪有自家的小孩跟自己的父母同名字的!?』
『我又沒說同名字!我是說,取個跟我小名一樣發音的名字!』
『...那妳想到了什麼?』
『奧斯!』
『奧斯?』
『嗯!果真是個好名字!』
『這樣我很難分辨。』
『哪會~你不是都叫我奧斯卡嗎!?孩子是叫奧斯不是奧斯卡!』
『是是是,我真是被妳打敗了。』
『嘻嘻!你看你又笑了!』
『.................如果是女孩子也叫奧斯!?』
『是女生的話就叫艾兒吧!』
『妳根本就沒用心在想名字吧...』
『被你發現了討厭哼哼哼!!!』







…………




『奧斯卡,振作點!』
『安...德烈好痛...肚子好痛...嗯─啊──』
『奧斯卡,醫院快到了,忍耐點,妳要撐下去!』
『安德烈......如果...我有什麼萬一...先救孩子...』
『別胡說!妳跟孩子都很平安!』
『拜託你...安...這孩子對我來說...很重要...要救她...救救...孩子......』
『奧斯卡...奧斯卡、奧斯卡───』




…………




『葛蘭迪耶先生,這是您的孩子,一個非常健康漂亮的女嬰。』
『......我老婆呢?』
『葛蘭迪耶先生...很遺憾...在打麻醉之前夫人她一直哭喊著請我們先救她的小孩...』
『那我老婆呢?』
『真的很抱歉...在剖腹生產的過程中...夫人已沒有生命跡象...』
『你說什麼.........你這渾蛋!把我老婆還給我!還給我───』
『安德烈,不要這樣!』
『還給我──把我老婆還給我...還給我...奧斯卡......嗚哇哇哇哇───』
『安德烈...不要這樣...』
『讓那孩子自己靜一靜吧。』
『老公...為什麼那兩個孩子會遭遇到這種事...』




…………




『把‧鼻‧抱‧抱。』
『...........』



小女孩搖搖晃晃地走到男人身邊。
『唉呀呀!我的小公主別亂跑喔!』
『外‧婆‧抱‧抱。』
『哦呵呵!艾兒好乖喔!下次再叫把拔抱妳喔!好乖好乖喔!』
『把‧鼻‧哭‧哭‧艾兒‧要‧把‧鼻。』



靠近男人的身邊,用那雙小手拉著男人的衣袖。
『把‧鼻‧不‧哭‧艾兒‧把‧痛痛‧趕‧走。』
『...........』



直盯著這名小娃兒,呆滯的眼神氾出淚光,看到小娃兒純真的笑顏,淚水終究是潰堤而出。






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



「在想什麼?安德烈。」
「沒事...」
「真是的,老是看你一副頹廢樣看都看膩了,算我代替艾兒求你振作點吧!」
「不好意思,老是給妳添麻煩。」
「我這姐妹可不是做假的,要不是為了奧斯卡我才不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!」
「是嗎...那真是謝謝妳了。」
「別忘了我還是很討厭你!不過艾兒例外!為了艾兒這封信就給你吧。」
「信?」
「是奧斯卡生前交給我的,她說等孩子上了小學之後再給你,你就慢慢看吧,我先去哄艾兒睡覺。」
「奧斯卡...」



羅莎莉交給了男人一封信,男人戰戰兢兢地打開信封袋,小心翼翼地拿出信來。











“ 親愛的安德烈,我的老公:



當你看到這封信時,代表了我已不在這世上,所以,我想在這裡先跟你說對不起,你願意原諒我這任性又麻煩的妻子嗎!?艾兒還是奧斯應該長大了吧!?是不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娃兒呢!?我真的好愛好愛她喔!當我知道自己懷孕時,說真的當下我好高興喔!因為我懷了自己最心愛的人的孩子,雖然醫生一再囑咐我不準懷孕,但我還是懷了,沒辦法啊~被醫生說自己不準懷孕我真的很難過,我想安德烈你應該能了解吧!?對不起啦,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懷孕的,但上天還是給了我這個機會,賜了一個珍貴的小生命給我,而且又是你的小孩,我真的很想看看你的小孩出生之後會是長什麼樣子的,會不會像你一樣是個皮膚超黑的大黑碳,還是像我這樣金髮璧玉的小美人,每次想到這兒都會讓我很開心。



我從來不後悔自己生下孩子喔!就算是拼上了我這條命。從高中認識你到現在,你改變了很多,我還記得第一次在學校的琴房外聽到你的琴聲,然後被你的琴聲吸引,當時站在窗外的我聽你拉琴聽的入神,結果你劈頭就說我站在那兒會妨礙到你練習,你這個人還真是冷酷無情啊!正好趁現在來跟你好好抱怨一番!不過自從校內音樂比賽以後,你的表情明顯變溫柔了,雖然你總是沒有自覺。當時我為了早乙女老師要我參加的音樂比賽,你花很多時間為我做小提琴特訓,我覺得有很多小提琴的技術是從你那邊學來的,我就在想,我所喜歡的不是小提琴,而是你的琴聲,為了追隨你,我一直很努力的練習小提琴,你出國留學的期間我也是一直很拼命的在練習,但我紮根完全沒想到這樣的自己竟然會嫁給你,嫁給一個我完全沾不上邊的音樂天才,你為了我付出了很多心血,無論是你為我做的小提琴特訓,還是在維也納留學時不斷地等待著我...嫁給你之後,身為小提琴家的你因為公演而常常往國外跑,但你每次都放心不下我,總是拖著我跟你一起到處趴趴走,老是帶著一個拖油瓶的你,很辛苦對吧!?當你得知我懷孕之後,甚至不惜放下一切手邊工作和停止演出活動,說什麼的也一定要在家裡陪我...對不起,我老是惹這種麻煩給你...嫁給你的這三年,是我人生之中最幸福的三年!謝謝你願意娶我這個大麻煩,不惜一切的疼惜我、愛我。 也謝謝你讓我懷了艾兒還是奧斯,因為她的出現讓我覺得自己更是你的妻子,我好想對你說: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!!



安德烈,我希望你不要難過,不要為了我而傷心。我相信她會是個乖孩子,她會代替我安慰你、陪你、愛你,如果她能夠這麼做的話,我想這孩子一定是上天送給我們最美的禮物,可是如果你不愛孩子、不替我好好照顧孩子的話我可是不會原諒你的喔!因為她是我最愛的小寶貝嘛!我們的愛的結晶!我跟安德烈的...愛的結晶。



我知道自己所剩的時間不多,沒辦法與你一起白頭偕老...但願這孩子能成為你的安慰和支柱,不要因此而放棄了小提琴,小提琴對我來說很重要,因為有它而讓我邂逅了你,你曾經說過:「如果這是命運的話,那麼是音樂連結了我們兩個人的感情。」也曾說:「就算不在身邊,只要拉了小提琴就能感受到對方的存在。」我想是的,就算我不在了,只要你拉著小提琴一定就能感覺得到我,我是這麼深信著的。我並沒有離開你,只是你看不到我而已,請你繼續拉小提琴好嗎?即便是你老了拉不動也沒關係,因為有小提琴,我會一直永遠陪在你身邊,這一點請你不要忘記。



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...請你不要忘了我...在另一個世界我也不會忘記你...謝謝你願意讓我生下孩子,真的很謝謝你...因為我知道,我永遠都愛著你,不管生在哪裡,我永遠都愛著你...不要忘了喔!這是我最後想對你說的一句話。





「安德烈,我愛你。」




愛你的妻子 奧斯卡”











「.........奧斯卡.......」
有多久沒有像這樣好好地讓自己大哭一場!?
是的,男人哭泣了,封閉已久的淚腺再度被解放。
就算是身旁沒有人安慰,有的是,那皎潔明亮的月光。







「奧斯卡...我也愛妳...永遠...........我愛妳.........」












End

OA情話

02. 葡萄酒(之美麗的記憶)

Posted by 柯太太 on   0  0

凡爾賽玫瑰的同人小說♥♥♥
社團裡的同人故事50題♥♥♥


害羞害羞害羞害羞害羞害羞害羞害羞...................





這兒是列爾家的別墅。

溫暖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,起了個早的奧斯卡想去晨間沐浴,這是她多年來的習慣。

拖著全身酸痛的身體走進浴室,即使這兒是列爾家別墅的浴室,但早晨剛睡醒總是腦袋不清楚,管他是誰家,醒來發現自己沒穿衣,隨興拿件套在身上就這樣往浴室去,只為洗去昨日的疲憊,迎接今日的美好。

脫去上衣,打開浴室中的水龍頭,浴池中加入沐浴劑,在入池之前,奧斯卡索性地往鏡中一看,本來不太在意的身體,卻意外發現身上有些怪怪的紅斑。
「......奇怪...是過敏嗎...?可是又不會癢...為什麼會有這種痕跡...」

奧斯卡用著意識矇矓的頭腦去想,無論怎麼想就是想不清,此時,浴池中熱水溫度提高,慢慢地讓奧斯卡腦袋清醒,沐浴劑的淡淡玫瑰香喚醒那美麗的記憶。
「呃────怎麼...可能...!!!!!」

想起那段記憶片刻之後,奧斯卡的臉上紅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跑來跑去,現在也才發覺這裡是列爾家而非自家的浴室,真想找個地洞給它鑽下去...

靠著〝既來之則安之〞的想法,奧斯卡勉強地享受晨間沐浴,完後,一張燙手山芋的臉走出浴室回到房間,這時又發現了另一個肯定讓奧斯卡整個人呆滯的事實。
「這...這是......」

凌亂的黑色頭髮,一臉幸福的睡相,半裸的勁瘦身軀......
床的一旁有著一團看似亂丟的衣服,舉凡外衣內衣,且還是兩人的衣服交雜堆在一起......

在奧斯卡呆滯的期間不知過了多久,安德列慢慢地從睡夢中醒來,並掀開棉被準備下床,接下來......


百分之一萬的絕‧對‧美‧景!


搞不清狀況的安德列在下床後逕自走向浴室,不過在他進入之前發現自己的面前有人。
「...奧斯卡?...怎麼會...在這裡?......哈啊───借過...」
打了個深沉的哈欠,拖著那美麗又性感的男性身軀,往奧斯卡晨間沐浴的浴室去。

安德列就這樣大喇喇地從自己面前經過,平常的他外表端莊謹言慎行,而剛才...可愛的哈欠、惺忪的睡眼、凌亂的黑色頭髮、美麗性感的軀體......該看的都看了、不該看的也都看了......

在浴室中的安德列也是像奧斯卡剛才那樣,晨間的頭腦不太容易馬上清醒,摸索著梳洗台上的牙刷杯子準備刷牙,刷沒多久,面對著鏡子,浴室中的熱度讓安德列頭腦逐漸清醒,此刻才發現自己竟然沒穿衣服,驚訝之於,奧斯卡剛泡澡的浴池仍殘留著那淡淡玫瑰香,香味飄進安德列的鼻子裡,同樣地,那迷人優雅的玫瑰香喚醒了安德列那美麗的記憶......

「哇啊啊啊啊────!!!!!」

原本還杵在房裡的奧斯卡被這喊叫聲驚動了一下,二話不說馬上衝進浴室。

「安德列──怎麼......了......!!!」

下意識地關心安德列,只是在見到安德列時才發現...該看的都看了、不該看的也都看了,只是這應該是第二次。

「.........等我一下,我去拿衣服給你...」

在浴室中的安德列面對奧斯卡的關心,他就像個木頭人般全身呆滯狀地杵在那兒。

奧斯卡雙手瘋狂的抖個不停,連拿件衣服這種簡單的動作也讓她感到無限吃力。

「心臟心臟──拜托不要跳那麼快──奧斯卡啊奧斯卡,妳要振作、振作!」

一邊在心中替自己打氣的奧斯卡一邊鼓起莫大勇氣,雙手瘋狂顫抖地拿著安德列的衣物往浴室去。

「那個...你的衣服都在這裡...還要什麼在跟我說...我去幫你拿...」

奧斯卡把安德列的衣物放在浴室中的架子上,然後馬上離開現場丟下呆滯中的安德列,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,只是仍無法平復心臟的劇烈跳動。

許久,安德列從浴室中出來,看著還在房裡的奧斯卡,他實在是不知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對她。

「............那個............抱歉............謝謝妳............」

就像是個犯錯的小孩子一樣,安德列別過那紅到不行的臉向奧斯卡道歉。

「沒、沒關係............」

奧斯卡雖然也是別過那紅燙的臉龐,但她完全不感到任何一絲怒氣,反而在心中竊喜。
此時,門外傳來叩門聲響。

「奧斯卡小姐──你們起床了嗎?早餐做好囉──」
溫暖的女性聲音呼喊著,打破這尷尬至極的場面。

「那個...我們下去吧?」奧斯卡鼓起勇氣開口。
「好...」安德列讚成奧斯卡的建議。


沒時間再繼續沉浸於這僵局,肚子早已在跟安德列與奧斯卡提出嚴重的抗議,兩人忘了剛才的羞澀,自然地牽著對方的手往樓下的餐廳走去。

原本只是受到列爾的邀請去參與宴會,甘甜的葡萄酒,創造了如此這般美麗的記憶....


END

OA情話
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。